主页 > www.788179.com > 自在地游走于各个角色之间 黄轩:表演就像调色盘
自在地游走于各个角色之间 黄轩:表演就像调色盘

    从《闯关东》开始,导演孔笙就成为业内公认的金字招牌,与孔笙导演合作,也一直是黄轩心中的夙愿。“我很早就想和孔导合作,这次真正配合上,我就时常感慨真的是名不虚传,那么的纯洁,那么的敬业专一,业务能力就更不必说,对剧本的把控,对演员的把控,包括讲故事的能力,我都觉得太好了!”出道十多少载,协作过多位大导的黄轩,甚至用“叔叔”形容了孔笙带给自己的感想。“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他的人格魅力,他是那么浑厚朴素的一个人,没有涓滴架子,就像你的一个叔叔。常常会叫我们去他的工作室喝一点、吃饺子什么的,就像家人一样亲切。孙导(孙墨龙)也是特殊仔细,他们两个对大家都很关心、很尊敬,大声说话都没有。”

    暖意融融的团队气氛给了黄轩宽松的表演空间,优良的对手演员更是让表演火花四射。对于剧中饰演马得福父亲的张嘉益,黄轩由衷地敬佩。“他的戏真的无比好,他找的角色带点粗暴的那种劲儿真长短常精准,让我感觉挺惊艳的。”在剧中成为马得福最大困难的是尤勇智饰演的李大有,黄轩说,“在剧本上看,我没有觉得这个角色那么有意思,然而经尤勇智老师演绎过后,我就觉得这个人物太活泼可恶了,让我印象异常深刻。”

    扶贫干部“太难了”

    现实主义大戏《山海情》作为一部扶贫题材的电视剧,讲述了“闽宁模式”的扶贫奇观,将这段艰巨却光辉的岁月铺展至观众面前。剧中,由黄轩饰演的马得福是西海固村民脱贫之路的引领者和开辟者,这个刚从农校毕业的年青小伙,怀揣着动摇信心和耻辱之心,直面窘境与机会、现实与挑战,一点点拉开了脱贫致富的帷幕。

    孔笙导演像“叔叔”

    “有内味”的方言对于黄轩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我老家是兰州,其实平时没怎么正儿八经说过方言,这部戏我们从头到尾说的都是方言,其实是有一点难度的,我在背台词的时候,都得带进口音去背。”

    该剧在开播的第一天,就播种了观众好评,“演员像从土里长出来的”,也成为观众对剧作的直观印象。得益于对角色深切的懂得与共情,黄轩塑造的马得福既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刚勇,又有乘风破浪直挂云帆的执着坚韧,为《山海情》的事实气质打下了坚实的基底。

    记者 刘雨涵

    现在再忆起拍摄的每一帧每一镜,黄轩的心中仍然充满着惦念、迷恋和激动、不舍。“固然是在一个比拟苦的地方拍摄,但我一点都不认为这个戏苦。包括当时杀青的时候,是真的很不舍得。我不晓得为什么对闽宁镇都有了情感,我甚至都设想过我住在这会怎么样。加上我又是西北人,你踩在这片土地上吃这口面条、羊肉,闻着秋天、冬天这种凉快的空气,总让我想到小时候的良多地方,就是觉得太亲热了,所有都让我很不舍得。”

    挑衅方言“有内味”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黄轩饰演的马得福与热依扎饰演的李水花的感情线,也让这个西北汉子在固执之余有了更多温顺的颜色。“他其实是一个挺柔情的人,和水花虽然没有走到一起,但他一直关怀着她,一直盼望她能过好。”

    《山海情》剧组在初期懂得材料的进程中,就灵敏地捕获到了当年的件趣事——福建的帮扶干部听不懂西北话,当地的村民也听不懂福建话,语言关从开端就是须要逾越的阻碍。“所以咱们采取了方言拍摄,就是想让它接地气、更贴近生涯,更像真实产生的事件,让人信任这些货色,相信发生的这些故事。”该剧导演孔笙这样说道。因而《山海情》有演员用方言表演的原声版和由专业配音演员进行配音的配音版两个版本,同时在卫视和视频网站播出。电视上播出的原声版让网友们点赞说,“西北话出,立刻就有内味了”。

    在《山海情》中,黄轩第一次挑战与本身文艺气质截然相反的人物。“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敬仰。我觉得中国扶贫是个十分了不起且正能量的事情,它真正地转变了宽大农村老庶民的生活,值得歌唱。”

    这样的表演休会,对黄轩来说也是一次圆梦。“我实在是西北人,我始终幻想着在西北这片土地上说着西北的方言演一个西北的故事,这次当我接到邀请时,感到似乎圆了我的一个欲望。”历史与现实的交汇,使原声版《山海情》构成了巧妙的互文,方言既是剧情需要,可能更好地展示浓烈而又深沉的地区文明,帮观众入戏,营造笑剧性情调,也让黄轩在拍摄过程中对角色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与表白。“我没有农村生活的体验,所以就得去找那种状况,比方说西北的乡村男人,多少会有点‘楞’、有点直,这些特色都会反应在他们的谈话方法、神态神色上,包含形体动作上都跟我们平时不一样,这些东西都需要察看学习找感到。”

    怎么才干与角色融为一体,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黄轩在采访中给出了自己的谜底。“我不那么大才能变成别人,但我能够从自己身上去发掘这个人物的可能性,只有找到跟这个人物相近的处所,我能感触到他,上演来就会实在可托。”他说自己并没有为角色做过多的设计,只是在共性中寻找与角色的合二为一。“他说起话来的情态确定不会像我当初这样,那他的头会不会低一点?嘴巴是不是平时总是闭不住?眼神是不是有点愣?在这些小的地方我会去找,找跟我本人相近的地方。”

    当真的考虑、强盛的共情、居心的揣摩、适度的想象,让黄轩自在地游走于各个角色之间,让每个人物既有他性格中的某一侧面,也有属于自己的奇特与闪光。“每个人的性格性格都是庞杂多变的,像一个调色盘会有多种色彩。在自己的性格色盘里去找跟角色相近的颜色,或是他需要的颜色去协调,欠缺的地方把它放大一点,能感触到的地方直接拿过来去用,就是这样的。”

    面庞黑红,乡音醇厚,骑一辆“二八”自行车飞驰在戈壁乡间,一直以文艺、温润、儒雅形象示人的黄轩,在最新播出的电视剧《山海情》中却以这样的面孔呈现在了观众眼前。在许多人心中,黄轩是一人千面的实力派演员:《芈月传》中清俊的贵公子,《妖猫传》中桀骜不羁的诗人白乐天,《芳华》中热忱仁慈的文工团男兵,此次加盟《山海情》推翻以往形象,更是让观众看到他作为演员的实力与魅力。近日,黄轩接收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的采访。

    通过这次出演,黄轩也亲身领会到了扶贫工作的不易。在剧中,马得福碰到了很多问题,刚解决一个下一个又冒出头来。为了让村里更快通电,马得福一遍遍地去变电所,每天堵门口做“门神”。由于搬迁户数不达标所长不见他,他就带着饼子天天去等。“这个人太难了!”黄轩直言。“从头到尾马得福就没消停过一天,有时候还里外不是人。说瞎话,我自己演着演着都觉得,换做是我可能不会有那么大耐烦,所以基层干部是真的不轻易,什么事都得管,什么苦都得往自己的肚子里咽。”